马鞍山市站 免费发布液位 测量 传感器信息

提款账号

2020年07月09日 05:20 信息编号:XOTM0MDYwMjM2 我要留言
  • 买卖 物联网的传感器
  • 1166元
  • 商家/经纪人
  • 出租
  • 壬芷珊
  • 14223222423
  • 五指山市 河扰高压贴片电容设备公司
提款账号收录查询:百度 搜狗 360   分享更易传播
提款账号详情介绍

提款账号   之后,奋斗一线的各科老师忙里偷闲地先后来了趟教室,交代顾强管理各科课堂秩序,丢下一堆本科目的模拟试卷就火速离开教室。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,顾强的课桌上多了一堆各科模拟试卷,还莫名其妙地成了本班总务管理员,一句话就是未来一周,直到K中提前招生考试结束,全班同学就丢给她一人管了。  下午,顾强踩着点走进教室,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美好学习生活。班上的同学们一边做着老师布置下来的模拟试卷,一边小声地八卦。前后左右要好的同学更是抱成团一起做作业,前面的夏蕾与钱小美就转过身子趴在顾强与赵雪的课桌上做试卷。这日子真是赛过放假啊,惬意极了。 

  顾强看了看考勤本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轻轻咬了咬嘴唇,望着秦正君,“老师,让李飞班长跟大家报考勤,好吗?”顾强感觉到自己说话时,隐隐有些结巴,或许大家没听出来,但是她感觉到舌头打结。  “好。”顾强抿了抿嘴,故作镇定地走到讲台前,她在讲台前停下,深吸口气,环视了下全班同学,然后打开考勤记录本,快速扫视了一眼,看到自己那一行空白,双手不自觉地握了下。  她毕竟是组织过无数次班会的,站在讲台前,面对全班同学,早就习以为常了。她深深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紧张、不安,望了望面前的考勤本,抬起头望向大家,说:  “好险!”顾强跑到操场时,各班级的队伍已集合完毕,大部队陆续跑起来,顾强一边跑着,一边打着瞌睡。没办法,顾强就是那种走路都可以睡着的人。好在她身边的人都知道她这个德行,时不时扶一把拉一把,不然她很可能跑着跑着就这么倒下睡觉了。  顾强是一整天那是瞌睡连连,上早读课,读书读着读着这脑袋就磕到课桌上了,那脑袋就像小鸡啄食般不停地往课桌上磕,早读课结束后,顾强有些受不了的赶到宿舍补觉,可是效果不理想,上午就没有一节课能认真听课的,脑袋跟敲木鱼般不停地往课桌上敲着。中午时顾强吃完饭又跑到宿舍补觉,踩着点起床赶到教室上下午的课,可这下午课的情形与上午相同,脑袋继续敲木鱼。这一整天,顾强是从早上起床开始直到晚自修结束,一直处于嗜睡状态。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整天。  

   “你的成绩,考N中也是可以的,只不过,没有K中把握大。”秦正君认真地分析道。  “竟然考N中那么就考吧,这些志愿表我下周一交到校长那边,你要是改变主意,可以在周日上晚自修前找我。”秦正君看了看顾强说。  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谢谢老师。”顾强说。  “好的,谢谢老师。老师再见。”顾强说完就一溜烟跑了。  当天晚上顾强回宿舍洗漱完毕后,爬上床拿出一本课外书看了一会儿,临睡前,她在那本软面抄在上面写道:“不逼自己一把,怎么知道自己有多么优秀呢?”  “我知道了。”秦正君若有所思地望了眼顾强,轻轻点了点头,沉默了几秒,犹豫了一下,说:“顾强,嗯,你以后与你这位笔友通信,就寄给我这吧。嗯,你让他用两个信封,外面的写我的名字,内面的信封写你的名字。”  “哦。”顾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“那我回信的时候与我朋友说下。”  “嗯。”秦正君点了点头,递给顾强一把试卷,“把这些试卷拿教室里发给同学们做吧。”  晚自修的第一节课的上课铃声响后,教师办公室里的值班老师们陆续离开办公室,向各班的教室走去,秦正君坐在工位上,拉开抽屉,从中取出一封信。信封上的寄信地址是S市重点初级中学,秦正君蹙着眉盯着那封信出神,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,上个月顾强从传达室收到的信,就是这个地址。 

  次日,校广播,“前天晚上有四名同学人晚自修出去看录像,直到宿舍熄灯才回来,他们是沈友根、史康康、钱来弟、朱丽丽,这四人记过处分。”  “来查信啊?”传达室老师笑呵呵地指向旁边的桌子,“今天有几封信都放在那边的桌上,你过去看看有没有你的。”  “好的,谢谢老师。”顾强道了声谢,走过去找到自己的信就出来了,远远瞧见周有弟向这边跑来,顾强想起她看到那桌上有封周有弟的。看来她也是过来取信的。顾强接过去粗略翻了翻,拿了其中两本,“老师我拿这两本可以吗?”顿了顿补充道:“这两本是双语的,我容易看懂些。” “可以啊。”秦正君浅浅笑了笑,收起剩下的几本放回抽屉,又拿出一个《英译汉词典》递给她说:“这个词典就送你吧。遇到不认识的单词可以查。”========好老师。  “挺好了,那个,”顾强迟疑了一下,问:“老师,你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?”  “嗯。”秦正君顿了顿,说:“初中有数学、物理、化学奥林匹克比赛,你平时可以多看看这方面的书。”  “顾强,”秦正君顿了下又说 :“看完了,我再拿些给你看。”  宿舍熄灯铃声响后,顾强赶紧收起书,下床去楼层集体厕所。她在走廊上行走时,无意中看到几个人急匆匆地向宿舍楼这边跑来,两名女生跑到楼下后,鬼鬼祟祟地望了一会儿,乘宿舍管理员一个不注意,一溜烟地跑进宿舍。顾强定睛一看,其中一名女生竟是她村里的钱来弟。  

   可是不留下吧,好歹是他们亲生的,怎么可能一点不心疼呢?要是有个好人家,想着人家家境条件好,两口子性情又不错,会把他们的娃娃当做亲生的孩子疼,这心里还能宽慰些。  执念,那是得不到、求不得的苦。顾正国、玉儿从顾强出生开始就一直努力着、忍耐着,时间越久越不甘心。如今他们的大女儿都13周岁了,上初二了。换句话说,他们已经忍耐了13年了,十三年啊,那是多么漫长的岁月啊,足够把他们所有的生活激情消磨掉,只留下的是说不出的绝望、伤痛。 

  几个月暗访下来,他们瞄上了一对夫妇。那两口子结婚至今七八年了,一直没有生育,多方打听下来,这两口子的性情还不错,家里是做服装生意的,家里经济条件也挺好。  “青儿是我们兄妹几个里上学最多的,她识字最多,眼界比我们广,人又机灵,就让她去探探吧。”玉儿轻轻地点了点头。  青儿接到任务就出门了,一家人就在家等着。到了傍晚时分,青儿回来了,说,“那家很开心,就是有个要求,女娃的身世要保密。”  玉儿默默地摸了把眼泪,苦笑了下,幽幽地说:“有什么好想的,幸好不在家乡,不然还不被人家笑话死呢,只怪自己肚子不争气。”  顾正国夫妇那是人前人后那是倍有面子,顾正国高兴之下,与玉儿商量道:“玉儿,你看要不我们去找来家里的校长谈谈,让他帮忙找找关系把强儿弄到M镇中心中学上初中?”  “行啊,他主动上门提这个意见,我们问问他的意见肯定错不了。再说,我们也没有什么其他关系。”玉儿想了想说。  然而,顾正国夫妇还没开始去活动,M镇中心中学的录取通知书就寄来了,这下可把一家人高兴坏了。 顾强的爷爷顾志军出差回来,给顾强买了好几套洋气的少女装,还有一大堆学习用品。  

   “你啊,上次那什么考试,也是这么回答的,然后就拿了个年级第一。”赵雪撇了撇嘴说。  “呵呵,这个?我没有去核对答案,所以不知道。”顾强尴尬地笑了笑。  “哦,我看看。”顾强扫了一下,在上面画了几笔后,说:“这里画几个辅线,三角勾股定理,解。”  一周后,精英队归来,被抛弃大军的美好时光也被动结束了。开始接受各科老师地轮流轰炸。顾强的日子倒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舒坦,跟着大军一起训练了不到两周,学校广播室传来顾强N中提前招生考试第一名捷报。刚开始就不怎么管她的老师更是不管了,她到不到教室上课,都没关系。  顾强边走边纳闷:是谁找她?不知不觉中就来到学校门口,只听传达室老师笑呵呵地说了句:“张老师,麻烦你了。”话音刚落,教务处的张老师从传达室里走出来,微笑着说了句:“客气。”望了眼顾强就离开了。  “高傲,你都长这么高啦,差点认不出来你。”顾强一听高傲的名字眼前一亮,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孩。  高傲笑嘻嘻地说:“还说我呢,你不也是,如今可是美少女一枚,本周末你们不是放假么?我是来找你给我当导游的。”说着淘气地向顾强眨了眨眼睛。 

  秦正君不紧不慢地走回到讲台前,高声说:“我校是全镇重点中学,我们班又是重点班级,在座的每位同学,可以说是尖子中的尖子。”说到这里秦正君顿了下,继续说:“顾强同学小升初考试中,语文数学两门都考了满分,是我们M镇全镇第一名,同样也是全市第一名,全省第一名,这说明什么?”  秦正君再次环视了一下整个教室,继续说:“这说明,只要我们认真学习,考高分,考满分是完全可能的。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向高分、满分的目标努力。”秦正君说到这里,再次停下来,环视了一下整个教室,“孙晓刚!”  顾强所在地,当时的重点高中学府有N市重点高级中学以及K市重点高级中学单独组织的提前招考,一般会在中考前一个月的时间单独组织考试。之后就是全省统一的中考,全省统一中考后大家可以填写志愿选择报考高中学校、中专学校,高中学校就是K市区的一些普通高中以及K市下面城镇上的一些高中,中专学校全国范围的都有。  晚上下晚自修后,顾强回到宿舍洗漱完后就躺在床上发呆,脑海里思索着N市重点高中、K市重点高中,传闻进了N市重点高中就等于一脚进了大学门。到时候只有好的大学与差大学的区别,没有考不上大学的。顾强有点心动。她想起上次回家时跟爸妈说起要选择报考志愿时的情景。  

提款账号-信息图片

提款账号简介

曲育硕

提款账号发布时间:2020年07月09日 05:20
提款账号公司名称:启东市铀渭砂轮机设备公司
信用记录

提款账号24时滚动更新资讯

提款账号热门资讯